ありがとう

p>


看着镜子里陌生的人,他也不清楚眼前的倒影是不是自己。一边看的陌生的影子,一边想着奇怪的问题,“自己是谁,从哪来,为什么来,来干什么,又要去哪里?”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问题,好像在自己想这个问题之前,就已经开始在想了。

看看窗外,天又要亮了,他知道自己又该走了。拿起面具,戴上,为什么要戴这个?他也不知道,只知道人人都戴着,所以自己也要戴着。面具本来不只一个,但他觉得换来换去太麻烦了,就只留下一个,其它的全部丢弃了。

看着眼前望不到楼顶的大楼,他知道自己白天要来到这里,在大楼里的一层中的一个位置暂时是自己,自己要在那里呆着。所有人都要来这里,在这大楼里每个人都有一个位置。好像位置在的地方越高就越伟大,听谁说的呢?又是谁规定的呢?好像一直都是如此的。

在自己的位置上,他依旧想着那些奇怪的问题。有时也会看看周围,看着他们做着奇怪的事情,看着他们频繁的换着面具,看着他们为了奇怪的东西狂喜狂悲。

想着问题的时候,他手里出现一张纸,这些纸只有在大楼的里很高的几层的人才能发,有时是一些让他不明白的消息,有时是命令,而且必须服从纸上的指令。这又是谁规定的呢?好像一直如此。

他看完纸上无聊繁杂的话句,大概意思就一句话,“被恶魔之塔诱惑的人越来越多,被恶魔之塔诱惑并且坠落,坠落的人将永远消失,不会再来这里。”
不用再来这里吗?他反复的想着这句话,突然觉得自己很想去看看……





恶魔之塔,他看着前面坐在石台的人,破旧的黑色斗篷包裹着她,她的脸颊隐藏在阴影之下,手里把玩着巨大的黑色镰刀,虽然眼前突然闯进一个人,但她还是把玩着镰刀,似乎没发现眼前的不速之客。
他开口到:“你是谁?”
她用低沉的嗓音回答到:“我忘了,你们称呼我为恶魔。”
“这就是恶魔之塔?”
“恩。”恶魔继续把玩着镰刀回答到,
“来这里的人都会消失?”
“也许会吧。”
“为什么会消失。”
“因为他们看了门里的景象,而且违反的约定。”
“我也可以看吗?”
恶魔指了指前面,“那里,可以看,但不能走进去。”
他看着面前古朴的大门,没想什么,就拉开的大门……
门里的世界好像也生活着人,但和他的世界完全不一样……

不知不觉,他被门里的世界吸引了,他不在去想那些奇怪的问题了,一直看着门里的世界,他也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了,也不知道已经多久没去大楼了,他也没兴趣去想。

看着门里的世界,他突然想起一个被自己遗忘了的词,
“那是天堂吗?”他向恶魔问道,
“不,那是被你们称为地狱的地方....”恶魔回答到,
“哦...这样啊..”他依然看着门里的世界,那被称为地狱的地方……


过了一段时间,多久的时间?没人知道,应该没人去注意。
他又向恶魔发问,
“我不可以进到门里吗?”
“是的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那不是你们的世界。”
“哦,这样啊....”


又过的一段时间,他还是一直注视着门里的世界,但突然他想起什么,不由自主的向门里走进去,当他的身体进到门里的时间,脚下的地面消失了,风从他的耳旁吹过,吹走了他一直忘记摘下来的面具……


他躺在塔底,身体已经不能再动了,红色的液体从身下流淌出来。他眨眨眼睛,看到从塔顶,一块黑色的影子落下来……
“你违反了约定。”恶魔看着躺在地上的他说道,
“哦.这样啊....”他依然注视着塔顶……突然,他又想起什么,他努力把脸转向恶魔,对恶魔微微一笑,说到:“ありがとう ”
恶魔看着他,沉默了一下,说到:“哦,这样啊...”
“你还是要去那里?”
“恩。”他点点头,笑着再次看了看塔顶,说到:
“那...我走了。”
“恩, さようなら ”说完,恶魔挥下了黑色的镰刀……


大楼,纸又在人们手里出了,依旧是无聊繁杂的话句,表达着一句话“被恶魔毒害了的人继续增加……”

 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九月(大概)

Author:九月(大概)
请叫我魔王大人~

重度二次元禁断症,
大爱病娇、三无~
对死鱼眼、绷带、眼罩、冷兵器有异样情结~
基本上不是什么正常人类~
缺道德、缺常识、缺节操的三缺生物~= W =
人格多重,唯一通用的是好奇心旺盛到欠揍的地步...

以上

链接图片

地址:http://blog-imgs-29.fc2.com/9/n/x/9nx/2009102521074863e.jpg
最新文章
分类
留言薄
友人
~伪黑化的无痕酱~ ~超女王午夜大人~ ~卡哇伊的纱~ ~腹黑LOLI小野~ ~伪人妻的丢丢~~ ~名为琉璃的玻璃酱~ ~天然的雏田~ >>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<<
链接
最新留言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

计数器

潜水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