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旅

PS;好吧~这也是以前写的~现在看看觉得咋居然有毅力写那么长一段啊!虽然是坑..——b

 

美好的假期居然还要做作业,哎,难道美好的假期不是用来休息的吗?再说这是什么破题目,“书”,就给一个字,居然就要求写出看了这个字以后的感想!还要3000字,苍天啊,还有没有天理,作文那么容易就写出来,还要诺贝尔文学奖干嘛?算了,抱怨归抱怨,作文还是要写,去图书馆看看吧,书那最多,说不定会找到灵感。

红叶街,市图书馆门口,一个一身休闲装的男孩抬头呆望着屋顶,路人经过时都发出一声怜惜的叹气声:"哎,现在的孩子怎么都呆呆傻傻的,可怜呐!”

看着壮观的图书馆,突然想感慨下,“政府还真有钱啊,建个图书馆都那么大,这占地面积快赶上我们学校了!”

“这你可就猜错了!”从身后传来女孩子的声音,回头,看到一个娇小的女孩子站在身后,穿着简单的黑外套,怀里还抱着一大本书,清秀的脸上还戴了一附厚厚的黑框眼镜,现在正用藐视的目光看着我。

“身为红叶市居民,居然不了解本市最引以为荣的红叶图书馆的来历!你究竟是哪种生物”虽然好像她没说错,但被矮自己一个头的小女生说教,确实不太舒服。

“咳...小鬼,用这种语气跟长辈说话是很没礼貌的。"

“小鬼?!!!”突然觉得有一股很强的杀气向我袭来,

“谁是小鬼?吴子虚,你睡醒了没?”说着,面前的女孩摘下了眼镜,怒气冲冲的盯着我。

“啊,这不是瑶希班长吗?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为了下个学期不至于太凄惨,我明智的换上了一副献媚的嘴脸,

“少转移话题,说,你刚才说谁是小鬼!??”

“哈..哈..有吗?我说过这种话吗?”

“别想那么容易就蒙骗过去!”

“哎!从小时候就和你同班,到现在也快认识7年了,居然连我都让不出来,你到底是什么生物体?”又是充满藐视的一眼向我望来。谁让你今天戴了付差不多遮了半张脸的眼镜,是个人都不可能让不出来....

“你嘀咕什么呢?”

“没..没..对了,你说这图书馆有什么来历的?”虽然她还没说话,但从她的眼神中我已经知道,她又在问我是什么生物了。

“先别这样看我,我可是在不耻下问。”

“哼,这红叶图书馆可是红叶市的象征物,虽然现在是国家的财产,但原来可是私人领地。”

呼,终于蒙混过去了!

“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?”

“没..没..你刚才说到私人领地?这么大的地方?”这人长的是什么耳朵,以后要小心点了...

“这红叶图书馆从前是红叶家私人的藏书馆!”

“哦,原来是那家土豪的财产。”我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,发出感叹,表示了解。

“什么土豪!红叶家从很久以前就对本市有莫大贡献的家族。”瑶希边说边送我一个白眼,

“哦,所以连城市的名字都改成了红叶市!”我假装没看到,继续装傻,

瑶希点了点头,表示回答,然后没问我的意见,就把怀里抱着的书扔给了我,然后在身上摸索着。对她这种行为,我早就习惯了,所以也只能苦笑下。

“你找什么呢?”

“图书证,进图书馆要出示图书证的!”

“啊!进图书馆还要那么麻烦,又不是要进国安局,没图书证就不能进?”

“哼!废话!”瑶希停下了在身上摸索的动作,并对我这种白痴的提问给于歧视,

“好像忘在家里了,看你也不像有图书证的人。算了,先去柜台登记吧。”瑶希边说,边自顾自的走向了登记处,

我只好像仆人一样跟在她的身后。

“你们好!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吗?”登记处漂亮的大姐姐对我们报于职业性的微笑,

瑶希走到柜台前,甜甜的笑着说道“阿姨,我们要查阅资料。”....阿姨?这“阿姨”怎么看也就大学刚毕业的,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小孩了。

“阿姨”笑了笑,“好的,图书馆9点闭馆,请9点前离开!”“阿姨”边说边拿出俩张印有红叶形状的卡片,递给了我们。

“这是临时阅览证,请收好,还有本馆的地下阅览室不对普通公众开放,请不要擅自进入。”说完,“阿姨”拿出一个精致的胸针递给瑶希,摸了摸她的头,说道:“小妹妹真能干,那小就能跟哥哥来看书了,这个胸针是奖励你的。”

“呵..呵..”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,瑶希狠狠踩了我一脚,让我只笑出半声来。我一边忍着脚上疼痛,一边努力使脸上的表情不变。...这臭丫头,又不是我说你,你踩我干嘛....当然这句话,我也只敢心里想想。

“好漂亮,谢谢阿姨。” 瑶希发出惊喜的声音, “恩,真乖!”那“阿姨”脸上露出了看到可爱东西时沉醉的表情,瑶希把胸针装进了口袋,拉着我离开了柜台,边走还边回头挥手说:“阿姨再见!”

“哈~哈~”离柜台远了,我就忍不主笑了起来。瑶希瞪了我一眼说:“笑什么笑!”“没..没什么!”虽然嘴上说着没什么,但实在忍不主,

“对了,小妹妹,儿童部是在3楼,你这是准备去哪啊....”看着她有趣的样子,实在忍不主想逗逗她,还没等我说完,脚上又传来一阵痛苦信号,我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
“好了,好了,不逗你了,你刚才说要找什么资料?”

“我想找本与众不同的书来写这次的作文。”

“哇,这次的题目居然连我们的天才少女都难住了!”听到连瑶希都没写,突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:原来不是我笨,而是题目太刁钻古怪。

“哼,难道你写完了?”

“没..没..”

“哼,那你高兴什么,对了,你也帮我一起找。”

刚想发抗议,但看着前面娇小女孩的身影,为了免受皮肉之苦,我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了,哎,真是天生苦力命啊。

刚想对自己的命运发表下感慨,就被前面的大小姐打断了。“磨蹭什么呢?快点走!”我拿着瑶希的书,耸了耸叹了口气说:“是,是,大小姐,一切听您的吩咐。”

 

    4小时后,我坐在阅览室的椅子上回复着体力,前方不远处,瑶希勤奋的在书架前搜索。4小时里我们走遍了这里的所有阅览室,除了发现这里大的离谱,还发现瑶希她的体力跟这里的面积一样巨大。最恐怖的是瑶希小姐的挑剔程度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,那本嫌没内涵,这本嫌思想古板....我说大小姐啊,人家那是几千年前的时代了?你在那个时代找个不古板的我来看看,她给我的回答是哼一声,不知道她是想藐视古人思想的落后,还是藐视我.....

为了不至于连晚饭都吃不上,我起身向瑶希走去,想劝她放低点要求,随便找一本将就下。

“瑶希,找到满足你要求的书了没有?”瑶希头也回的扔给我一句话“没有。”....哎,真是简单易懂的回答,

“别那么挑剔嘛,随便找一本,编3000字交上去,不就行了?”

瑶希听了,放下手里的书,把脸面向我,义正严词说道:“这种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,要么就不做,既然要做,就要努力做到最好!你难道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很可耻吗?”...哎,突然觉得我真多嘴,这个时候如果反驳她的话,瑶希可以一直说到明天早晨。

“是...是,大圣人,我错了,但圣人也需要吃饭的,能不能请您吃完饭再来努力。”

“我还不饿!”一说完,瑶希又开了她的搜索,

我突然很想去撞墙...你是不饿,但被你硬拉着不放的某人可已经饿的不行了。

“圣人姐姐,这里的书已经被我们翻遍了,你再怎么翻,也不会多出本来。”听了我的话,瑶希终于停下了双手,还没等我欢呼,瑶希用迁细的手指指着不远处说:“那里的书,我们还没找过。”

我向她所指的方向看去,那里是一排向下的楼梯....第一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是1楼,第二楼梯口有一张警告牌,上面清楚的写着“谢绝参观,谢谢合作”....我想我知道,姚希想去哪里了。

“大圣人,刚才是谁正义凌然的指责我的行为可耻的?”

“我,怎么了?”姚希还是一副正大光明的样子,

“怎么了?三好学生,优秀班长,十佳少女,祖国未来的希望,你知不知你现在的行为跟私闯民宅的罪行一样?”

“哼,书本来就是让人看的,不准人看的书还算什么书?”听完瑶希的解释,我发现我错了,我不该把她归为一般人考虑。

“喂,发什么呆,走了!”瑶希已经自顾自的向楼梯口走去,我经过短暂的思考后,还是决定跟上去,因为现在是吃饭时间,估计里面也不会有人,而且我对这个“不对普通公众开放的阅览室”也确实有强烈的好奇心。

   沿着楼梯一直向下走,走了有一段时间后,我向四周张望,我知道现在的行为是多余的,因为周围根本没有照明的工具,看到的除了“黑色”的墙就是“黑色”的楼梯。这些家伙真节约,这种地方居然不安路灯。

看着前面隐约的人影,我开口道:

“喂,瑶希,我们走了多久了?”

“不超过10分钟。”瑶希采取了她一贯的简单回答,

“你怎么知道?你带表了?”

“没,我猜的。”

“.........”能让我脑血管隐隐作痛的,怕只有前面的那位“娇弱”少女。在别人面前,她明明一直是付乖乖女的模样,为什么一到我面前就换了一副嘴脸。哎,正想感慨下自己命运的凄凉,又被瑶希打断了,

“喂,子虚,好像到了。”瑶希指着前面的灯光,终于到了,我倒要看看这里到底藏了什么好东西,让我走了那么长一段“黑”路。

10分钟后,我这间只有图书馆最小阅览室1/4大小的藏书室找到一堆“好东西”,一本有百科全书厚度的红叶家家谱;几百封书信,翻开一封,内容肉麻的让我打冷颤,而且瑶希看到我偷看信件,又准备说教,我只好马上把东西放回原处。话说这哪是什么藏书室,根本就是红叶家的杂物库,全是一堆破烂,不过有几张小孩的涂鸦不错,有点毕加索的味道,我是不是应该偷偷拿走,说不定以后可以拿去拍卖下...

正在想着这个以后能拍卖到到什么价钱,瑶希突然向我招手说:“子虚,你过来看。”我看向让瑶希感兴趣的东西。是一本书,虽然它差不多有半张桌子大,虽然它封面是好像是纯金打造的,很漂亮、应该也很值钱,但是它还是一本书。

瑶希把书抱到桌子上,边擦表面的灰边对我说:“你看,这本书很不错吧!以这本作题材,一定能写出好作文。”瑶希的眼睛里已经闪烁着兴奋的火花了,我看着那本“很不错”的书,除了漂亮、能卖个好价钱,我还真没看出还有哪不错。

“这本书就有内涵有深度,思想不古板了?”

“恩”瑶希坚定的点点头,

“你从哪里判断的?”我无奈的问出了徒劳的问题,

“直觉!”....果然..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回答..

看着瑶希的表情,就知道她已经完全被书吸引了,现在就算叫她,她也没反应,现在能做的就是慢慢等她回神。

“梦旅。”瑶希抚摸着封面在自言自语,梦旅?怎么听都像是小说的名字,真不知道她哪看出这书有内涵,有深度的。哎...今天叹气的次数已经超过了我一年的总数还多...

“子虚,你过来看。”瑶希招手让我过去,看来她有什么重大的发现了。我走过去,看到瑶希已经把书翻开了,精致的羊皮纸上写着几行字:

“你迷茫吗?

 你失去了吗?

 你想寻找吗?

 你又想要什么?

 以你最珍贵的东西为赌注;

 我就满足你的愿望!

 想开始游戏吗?

 那就翻开下一页。”

 

看完序幕,正准备开口询问瑶希的意见,但看来我不用问了,因为瑶希正在准备翻开下一页。疼痛,这就是失去意识前所感觉到的东西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宁静的小树林,快落山的太阳向大地洒下黑夜前的最后一丝光辉。艳红的阳光透过叶缝,照耀在瑶希的脸上,让原本清丽的脸庞多了一丝妩媚,瑶希把玩着在附近搜索时找到的布偶,不时看向旁边睡着的吴子虚,以其说睡着了,不如说是昏迷了。瑶希翻书的同时,只感到脚下的地板好像突然消失,接着就向下落,吴子虚着落时,不幸头正好对准了石头,然后又当了次瑶希的肉垫,雪上加霜的后果就是吴子虚一直在昏迷。瑶希想着刚才的情景,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弯了弯,就在这时,身旁的吴子虚醒了。

“痛..痛。”吴子虚一面坐起来一面揉着后脑勺,

“我好像刚才梦到被人敲了一棍,然后又被一头肥猪压着....”

啪.~~瑶希把手上的布偶扔到了吴子虚的脸上,吴子虚摸着鼻子叫到“喂!大小姐,我又哪招你了?”

“没,刚才有只苍蝇在我耳边飞,刚好停在你脸上。”瑶希边说边捡起布偶,瞪了吴子虚一眼,说:“好了,走吧。”

吴子虚揉着红肿的鼻子发问到:“去哪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,先走出这里再说。”

吴子虚向四周张望下说:“我们现在在哪?”

“不清楚,反正不会是红叶市。”

“哦,对了你怎么不紧张?”

“哼,紧张有用吗?”

“那你怎么不害怕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害怕?”

“这种时候女孩子的应该哭起来才对吗?”

“哼,哭就可以回去了?那你哭好了。”

“哎,真是不可爱....“吴子虚看着瑶希感叹到,

啪~~吴子虚的鼻子又跟布偶来了次亲密接触,这次,吴子虚识趣的闭了嘴。吴子虚拿起布偶,仔细看了一下说:“这布偶,你在哪里找到的?”

“你睡觉的时候,我在附近转了一圈,在地上发现的,怎么了?”瑶希奇怪的看着吴子虚,

“好呀!这下有东西吃了。”吴子虚兴奋的站起来,瑶希看着吴子虚,轻蔑的笑到,

“呵呵,有东西吃?那你是准备吃这布偶呢?还是啃这树皮?”

“干嘛要吃那些东西,不远处应该有人住的,有人的地方,一定有吃的。”一说到吃的,吴子虚眼里闪着幸福的火花。

“你怎么知道有人住在附近?”瑶希抱着手问到,

“既然有布偶在这里,那应该有人带着小孩路过这,既然带着小孩应该不会是赶远路的,所以这附近一定有人居住!”吴子虚摸着下巴,摆出一副高深状看向瑶希。

瑶希笑着鼓掌说:“漂亮的推理!那么福尔摩斯先生,我请问下,你说的村庄,是在东南西北的哪个方向?”

吴子虚摸着头傻笑到:“这个...猜一个吧,反正地球是圆的,我们总能走到的,哈哈~”

笑声突然转变成惨叫,瑶希把自己的脚慢慢从吴子虚的脚下移开,笑道:“那只苍蝇刚才没打死,又正好停在你脚上了。”吴子虚抱着脚一屁股坐在树下,嘴里嘀咕着“臭丫头,看我有一天把你卖去非洲的矿井,看你还怎么踩我!”

“你嘀咕什么?”瑶希用能让物品冰冻的眼神看向吴子虚,

吴子虚赶忙强笑道:“呵..呵..我是说瑶希班长那么厉害,一定知道向哪边走吧。”

“哼,我刚才看到前面有一条小路,土质坚硬又没有杂草,应该是有人经常走过而形成的,顺这那条小路走,应该能找到人家。”瑶希转过头看向右边的树林,

“不愧是瑶希班长,跟着你,我们这些迷途的羔羊就不怕会迷失在黑暗中了...”吴子虚献媚的夸奖着瑶希,一面鼓掌一面小声嘀咕道“其实跟导盲犬的作用一样..”

“哼,少拍马屁,就算回去,我也不会把作业借你抄。”

“哎呀,这都被你看出来了。”吴子虚对瑶希做了个鬼脸,站起身来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说道:“好了,快走吧,我中午就没吃饭了,快饿死了。”

“哎,没点忍耐力的家伙,好好跟着我了,走丢了,我可不找你。”瑶希一边感叹,一边向前走去。

吴子虚无奈的耸耸肩,跟着瑶希向未知的勤奋走去。

 

   “我们...是..是在哪?”吴子虚柔柔眼睛,苦笑的看着面前的景象,高大的城门,青色的石板整齐在街道上,街道俩旁耸立着古朴的建筑,人们从高大的城门进进出出,俩名身穿青色盔甲的士兵站在城门两边,威严的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。整个画面没什么不协调的地方,当然那是以在几百年前的人目光来评定的.....

 吴子虚盯着眼前的景象很长一段时间后,又往自己脸上一掐,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,也没做梦,苦笑着看向瑶希,说道:“瑶希,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符合逻辑的解释,我们这是在哪?”

瑶希摇瑶头,正在瑶希要开口的时候,城门口的士兵对着俩人叫道:“喂!你们俩个鬼鬼祟祟的站在那干什么呢?”一名拿着长矛的士兵走到俩人面前,仔细打量着两人,说道:“穿的奇奇怪怪的,你们是从哪来的?”吴子虚正要开口回答,瑶希抢先一步迎上去对士兵嫣然一笑,说道:“这位大叔,我们是从东边古井镇来的,那边那个是我家的下人,刚才正叫肚子疼呢!”士兵看着瑶希微微一愣,脸上一红,接口到:“哦...东边,你们是从红罗国来的?”瑶希笑着点点头,“恩,恩,大叔懂的真多!”士兵傻笑着摸摸头,“哈哈~没什么啦,好了,你们进去吧。”吴子虚正津津有味的在一旁看着俩人,突然被瑶希抓住手腕拉着自己向城里走去,瑶希走前还向士兵抛去一个甜甜的微笑“那~大叔,我们走了,再见啦!”士兵脸上又是一红,对着瑶希傻笑道:“呵呵...再见!”

   吴子虚看着拉着自己的瑶希,说道:“好演技啊,你没去好莱坞发展,真是浪费人才啊。”

瑶希回头白了吴子虚一眼,说道:“什么叫演技?我那只是社交的基本手段,社交,知道了没!"吴子虚没反驳,说道:“是..是..社交,那外交官,我们现在是在哪个国度?”

瑶希停下脚步,四处张望了下。说道:“不清楚,我也没来过。”

吴子虚苦笑着接口道:“完全是废话,难道你经常去侏罗纪吃恐龙肉烧烤?”

瑶希不服气的瞪了吴子虚一眼,“听你的意思,是你知道这是哪了。”

吴子虚一愣,摸着头傻笑道:“这个...正因为不知道才请教你的嘛。”

“哼!蠢材。”瑶希一说完,继续转头向前走去,吴子虚见状,赶紧追了上去,

“喂~等我一下啊,你要去哪?”

瑶希看了一眼从后面追上来的吴子虚,脚下不停,说道:“去打听一下消息,不然傻站着干嘛。”

“那你要去哪打听?”瑶希抬头想了一想,“恩...打听消息应该去人多的地方,我们去茶馆和酒楼里看看好了。”

吴子虚笑着点点头说道:“好...茶馆、酒楼 ,那请问你现在口袋里装钱了吗?”

瑶希一听,不自觉的停下脚步,看向了吴子虚,吴子虚苦笑了一下,“我就知道,走吧,先去看看这有没有当铺之类的地方。”

瑶希狐疑的看着吴子虚,说道:“当铺?你要卖衣服,还是准备卖你自己?”

“卖我?要卖的话,怎么看也应该卖你,应该能换顿饭钱。”吴子虚边说边打量起瑶希,看到瑶希脚一动,吴子虚赶紧把脚往后一缩,“哈哈~没踩着!”话音刚落,瑶希的另一只脚已经重重的踩在吴子虚脚背上了,瑶希狡诘一笑说道:“呵呵,别忘了人可有俩只脚的。”

吴子虚忍痛强笑道:“受教了。”

瑶希白他一眼,说道:“好了,别卖关子了,快说,你打什么主意呢?”

吴子虚对瑶希眨眨眼睛说道:“山人自有妙计,等会就知道了。”说完,吴子虚挡住一名路人,开口问道:“这位大叔,向你请教下,这附近有能把物品换成钱的地方吗?”路人打量了一下吴子虚,开口道:“你是说当铺吧,走到前面街拐口你就知道了,你是从哪来的,怎么连当铺这称呼都不知道?”吴子虚笑着说:“我是从很远的东边来的,那多谢大叔了!”路人点点头说道:“这样啊,这就难怪了。”说完,吴子虚向路人微微点点头,向瑶希走去。

“好了,问出来了,我们走吧。”说完,吴子虚向街口走去,瑶希虽然现在一肚子问道,但还只只能跟着吴子虚,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。

 吴子虚抬头看着头顶大大的招牌,自言自语道“难怪那个大叔说到这就知道了,那么大个招牌,想看不到也难啊。”

 瑶希看着吴子虚,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开口问到:“好了,已经到当铺了,快说你到底准备卖什么东西。”

吴子虚对瑶希眨眨眼说道:“那么想知道?那先叫声好哥哥来听听。”刚说完,就见瑶希摩拳擦掌起来,吴子虚赶紧后退一步,摆摆手说道:“别...别...君子动口不动手,我说。”瑶希冷哼一声,

“哼!那就快说。”只见吴子虚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拇指大小,晶莹剔透、火红火红的....玻璃珠!瑶希一呆,看看玻璃珠,又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吴子虚。

“喂,喂,别用那种眼神看我,这不是我的东西,是今天出门邻居家的小孩硬塞给我的...”吴子虚赶忙解释道,

“哦~~~是吗?好像我还没问你什么呢?”瑶希故意拖长的音,怪笑着看向吴子虚。

吴子虚自觉失言,但转念一想,坏笑着接口道:“小孩子都喜欢靠近温柔善良的人,某些人没被小孩子喜欢过,当然也没法了解了。”

吴子虚一说完,瑶希作势把脚一抬,吴子虚神经性的向后一跳,瑶希看着吴子虚的反应,娇笑了起来,吴子虚想到刚才自己的反应,脸上火辣辣的,干咳了两声说道:“好了,别傻笑了,办正事要紧。”

瑶希白了吴子虚一眼,说道:“哼,你又知道这没玻璃了?”

吴子虚抓抓头,说道:“试试看嘛,反正又不会有什么损失。”“哼!好蠢的主意。”吴子虚冷笑道:“那你给我来不蠢的主意。”瑶希顿时哑然,“呵呵~怎么样,没办法了吧,好了,走吧。”说完,吴子虚转身走进了当铺,瑶希也只好跟了进去。

  吴子虚进了当铺,来柜台前,用手敲了敲台面,柜台后面的伙计露出头来,问道:

“客官要典当啊,还是要买东西?”

“我来典当的,麻烦小哥帮我看看这个。”吴子虚边说边把手中的玻璃珠放到了伙计的面前,伙计拿起了面前的玻璃珠,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,伙计仔细的看了半天,对吴子虚说道:“客官还请稍等,这个我做不了主,我去问问我们掌柜的。”

吴子虚点了点头,

“那就有劳小哥了。”

 “...没什么..没什么,请坐一会。”伙计说完,就向后堂走去。吴子虚看伙计进了后堂,就开始打量起四周陈列架上的珠宝、古董。不一会,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大叔从后堂走了出来,大叔后面跟着刚才的伙计,伙计在大叔耳旁小声说了俩句,大叔点点头,走到吴子虚面前,对着吴子虚一拱手,“请问是这位客官要典当东西吗?”吴子虚点了点头,学着大叔的姿势拱了拱手,“恩,您就是掌柜的吧,”掌柜笑了笑,说道:“呵呵,鄙人正是小店的掌柜,还请客官让我看看那块宝石。”

吴子虚听完,把玻璃珠递到了掌柜手上,掌柜手微抖的接过,也同样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,掌柜的把玻璃珠每个地方都瞧了个遍,才恋恋不舍的还给了吴子虚。掌柜的对吴子虚强笑了下,说道:“不好意思,这笔生意,小店接不下来,还请客官去别家试试。”

吴子虚听完,微微一愣,问道:“为什么?难道掌柜的嫌这个不值钱?”

“不是..不是。”

吴子虚挠挠头,问道:“那是为什么?”

掌柜的无奈一笑,“不瞒客官,鄙人经商数十年,不敢说看遍天下奇珍,但也算有的见识了,但客官手中这件珍宝,我真实闻所未闻啊,不是小店不接,只是怕这件珍宝的价钱能买下鄙人这家小店了”

吴子虚听完一呆,随即开口笑道:

“哈哈~大叔真有意思。”

“客官这是何意?”

吴子虚伸手拍了拍掌柜的肩膀,说道:“大叔既没有因我不是本地人,也没因我年纪还小,更没因我不知道行情,而因此欺骗我,还把这东西的价值相告,这难道不是很有意思。”

掌柜微微一笑,说道:“客官太抬举鄙人了,虽说商人以利为先,但小店能在这条街上开了数十年而不倒,全因以诚信为秤杆,以良心为秤砣。”

吴子微微的点了点头,说道:

“多谢先生教导,小生受教了。还请问下先生的这店值多少钱?”

“大概二十万金吧,你问这个干嘛?”

“那这颗玻璃珠两万金,不知先生愿不愿意买下?”

掌柜的听完,两眼瞪大了,“这...这个..两万金...这叫玻璃珠是吗?..这玻璃珠..你去哪家店最少都可以卖到几十万金以上的。”

 吴子虚摸摸头,傻笑道:“哈哈...虽然这东西在这里很值钱,其实这玻璃珠在我们那里根本算不上什么珍宝,要您两万金,怕还算是敲诈您了。”

掌柜听完,哈哈笑道:“呵呵,有趣的小鬼,那好就俩万金,伙计,去拿两万金通票给这位客官。”

吴子虚接过伙计递来的东西,对掌柜呵呵一笑,“大叔再见。”拉着瑶希出了门。

   掌柜的倒背着手,看着两人的背影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不简单的小鬼啊,后生可畏啊!。”

伙计听到,凑上来说道:“掌柜的,您哪看出他不简单了,我觉得他笨的可以,两十万的东西,被他两万就卖了,卖了后,还在那傻笑。”

掌柜的白了伙计一眼,说道:“你知道,你为什么只是个伙计,而我却是掌柜的吗?”伙计摇了摇头,“哼!你知道的话,你就不伙计了,早就做了掌柜的,好了,快去干活。”掌柜的说完,小心的捧着玻璃珠,向后堂走去。

   吴子虚把手上的二十多张翻来覆去的看,嘴里嘀咕着:“什么啊,这就是这的货币啊,印的真粗糙,连个水印都没有,太容易伪造了。”

 “哼,要是这有水印,你那东西能卖出去?”瑶希把着吴子虚从头到脚看了遍,说道:“这的太阳难道是从西边出来的,今天见钱眼开的某人,居然舍得把二十万的东西当两万卖了。”

 吴子虚看着瑶希,别有深意的笑着,“你真以为那玻璃珠,二十多万会有人买?”瑶希眉头微皱,问道: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觉得那玻璃珠跟店里架子上的那些珠宝比起来怎么样。”

“完全没可比性。”

“呵呵,就是这样,虽然物以稀为贵,但跟那些珠宝比起来,就像钻石和石头的差别,除了钱多了没处使的笨蛋,我可想不出谁会要。”

瑶希嘴角微微一弯,笑道:“那刚才那老板是笨蛋了,看你的样子不是很尊敬他的吗?”

吴子虚挠挠头,傻笑道:“可能他认识会用二十万买的笨蛋吧,哈哈!”

瑶希白了一吴子虚一眼,“得了吧,我看就你最像笨蛋。”

“是..是..我是笨蛋,麻烦你这位天才走快点,我好饿。”吴子虚捂着咕咕叫哀声道,瑶希看了看吴子虚,叹气道:“哎,为什么我会跟在一起,除了吃和耍宝,就不会干点有意义的事。”

吴子虚抓住瑶希的手腕,快步向前走去,边走边说,“现在吃对我来说,是意义最重大的事,你要给我补充精神食粮,麻烦你先让我把肉体食粮补充好。”瑶希叹了口气,也只好跟着吴子虚向前走去。

题目 : 人总要写些什么
博客分类 : 小说文学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九月(大概)

Author:九月(大概)
请叫我魔王大人~

重度二次元禁断症,
大爱病娇、三无~
对死鱼眼、绷带、眼罩、冷兵器有异样情结~
基本上不是什么正常人类~
缺道德、缺常识、缺节操的三缺生物~= W =
人格多重,唯一通用的是好奇心旺盛到欠揍的地步...

以上

链接图片

地址:http://blog-imgs-29.fc2.com/9/n/x/9nx/2009102521074863e.jpg
最新文章
分类
留言薄
友人
~伪黑化的无痕酱~ ~超女王午夜大人~ ~卡哇伊的纱~ ~腹黑LOLI小野~ ~伪人妻的丢丢~~ ~名为琉璃的玻璃酱~ ~天然的雏田~ >>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<<
链接
最新留言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

计数器

潜水艇